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法制 > 资讯 >

三十六团和他的后代们

来源:中国红色教育公益网 作者:张崇素 时间:2021-06-17
导读: (山西忻州讯)一九三八年, 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一纵队 ,先改编为 山西保安二区一支队, 后改编为暂编一师三十六团,一九三九年正式编入八路军120师序列。一九四二年高永祥担任团长。 时间进入二0二0年。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硕果飘香。大河露出少有的碧
       
       (山西忻州讯)一九三八年,
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一纵队,先改编为山西保安二区一支队,后改编为暂编一师三十六团,一九三九年正式编入八路军120师序列。一九四二年高永祥担任团长。
时间进入二0二0年。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硕果飘香。大河露出少有的碧绿的身段!
        山西贺东县旧亭古镇的刘家大院里,红红的油枣挂满枝头,刘天广和张静秋他们这对老人,正坐在暖暖的阳光下,一边喝茶一边给重孙女刘凤雅讲着老辈们的故事。
       “孩子,刘家老辈人就是从这儿被朝廷定为准官鱼户被派遣到内蒙萨拉齐黄河上打鱼,打不到鱼就要坐牢,船多鱼少完不了税鱼,就逃跑到包头做药行生意,经历了多少心酸苦难啊!”刘天广对凤雅说,“那咱刘家前辈是怎么走过来的呢?”刘凤雅好奇地问道。“我老爷爷刘同深明大义,乐善好施;爷爷刘文胜医德高尚,医术高明,致力革命,我父亲刘士源从,一九二七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晋陕蒙早期的共产党员尽管这些先辈们的坟头已长满荒草,但他们正义的精神至今还在传颂。”刘天广感慨地说。
       “是啊。将近一百年了。高君宇,王振翼,刘文胜,刘士源他们发展了共产党员,党员又发展党员,一辈一辈接一辈,一茬接一茬,当年共产党是斩不尽杀不绝的,现在的共产党是老百姓救星主心骨,老百姓热爱共产党,共产党会永远传承下去的!”刘凤强所在部队的党史教育课上,党史军史课教员激动地讲着。刘天广的三个儿子都是从军报国的,大儿子刘应兵十八岁参军,在晋中祁县部队服役,还获得了二等功,被部队提拔重用。二儿子刘应新在内蒙,三儿子刘应成在新疆都是参军报效祖国,转业到地方后工作都很出色。
        刘天广这位贻背之年的老人,今天胸前挂满了军功章,你瞧有抗战六十周年纪念章、抗战七十周年纪念章、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还有在抗战期间的军功章,他是山西贺东县出名的抗战老战士,是功勋卓著的老英雄,老离休老干部。正在给青少年做红色传统的报告。
       刘天广是在贺东县桥头参军,加入了暂一师三十六团,被编到三营,在赵世柱营长的领导下成长很快,后来因为他机灵,被高永祥团长选中,当了高永祥团长的警卫员。在桥头村进行军事训练时是在辉条(地名),高团长军事素质很高,每个动作都要严格要求,亲自做示范。部队每年在辉条操场冬训,
“木马杠子和平台,
天桥双杠爬障碍。
哎咳哎咳哎呦,
投弹要投30米达外。”
部队自编的冬训歌响彻桥头上空。

        “这是我们部队的的冬训歌。我们36团团部在高家圪台郭虎子家院驻扎,高永祥团长住大东窑洞,我们警卫班住西厢房。每天训练特别张!”刘天广在主席台上说着,孩子们在下面全神贯注地听着,刘天广接着讲到跟随部队打了汾(阳)孝(义)战役,五寨战役,一九四五年七永祥团长带领部队在神池横山战役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这件事在华北影响很大,高团长的英雄事迹鼓舞了全团战士,激励了华北人民的抗战斗志。刘天广也深受教育。他跟随部队参加了解放兰州战役。当时他已任二连连长,敌人炮弹打过来,二连阵地被炮弹击中,天广自己也倒下失去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天广才慢慢睁开眼,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咦!我还活着?我发现身体还能动,但耳朵被震的啥也听不到,地上满是鲜血,战友们牺牲了不少啊!”刘天广吃惊地在地上边爬边说……,“铁蛋!”天广叫着警卫员的名字,周围一片宁静,“部队开拔了!战友们到那里了?”一阵悲凉袭上刘天广的心头,他心里感到特别孤独,“慢慢咬着牙爬吧,一定要找到大部队。”“哎呀!腿咋这样疼?咦,背上也受了伤,流了这么血?我要坚强地活下来!”,于是刘天广爬到了一家农户门口用流淌着鲜血的手,无力地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姓李的大伯,老倆口赶忙扶他进屋,放在炕上,“伤得不轻啊!”李大伯和老伴对视一下,立刻用土龙骨刮粉,给天广止了血,包扎了伤口,换了便服,在他们老俩口的护理下,天广真的活了下来。
        这是个小山村,叫李家峁,人口不多,都是姓李的,李大伯倆个儿子,大儿子叫李田斌,很早就参加了红军,后成了八路军的连长,现在在延安保卫党中央呢,李大伯自豪地说。正说着突然有人敲门,“开门,开门,”是个保长二狗子的马仔三黄毛,开口就问,你们家来过人吗?李大娘忙说,没有来过人,三黄毛叼着烟,一双鼠眼珠子不停地转,四下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喊道“你俩个老东西听着,这附近刚打了一仗,保长爷说了,估计有共党漏网分子,你们要听好了,如有生人来了,必须向王保长老爷报告,藏匿不报,以通匪论处!”说吧,扬长而去。
待三黄毛走远了,李大伯才和刘天广出来,原来听到有人敲门,李大伯就把天广藏在了里屋的地窖内,上面压了大磁瓮,才躲过了三黄毛的鼠眼。“孩子,别怕,这是保长王二狗的爪牙,王二狗这个畜生仗着他姐夫是民团团长,整天敲诈百姓,欺男霸女,我的二儿子李树兵就是叫他们拉了壮丁,当了炮灰,死在绥远,这家伙百姓恨透了他,都想除这个害”,“大伯,你们家是不是也是深受其害呢?”“孩子,是的,我的大儿子李田斌打小就参军当了红军,孩子多少年不回来了,我们老倆口想他呀!这个王二狗整天盯着我们家,苛捐杂税一来,就首先给我们摊上,明欺负呢!”大伯大娘说着就落下泪来,“大伯大娘,田兵不在,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对了,说到父母,我也很长时间没回家了”。“孩子这次养好伤,回去看看吧。”“嗯,嗯,”天广答应着。“田兵这些情况,王二狗并知道,但他知道我有个儿子不在家,经常来查询我们,稍不如意就连打带骂”李大伯道。刘天广握着拳头咬着牙说“一定要给树兵弟弟报仇,给百姓处害!”
时间过得真快。
        一个月后,天广的伤养的大有好转,他开始可以给倆位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了。
        三个人一条心,土地变成金,李家今年的庄稼捉苗全,长的好旺呀……
        话分倆头,当时天广被压在尸体下,部队打扫战场时没发现了他,以为他牺牲了,就给老家的人民政府寄了阵亡抚恤通知书,边区人民政府发给两石谷米,又给授了“抗战英雄”的匾。全家人万分感激,可痛心的是牺牲了的儿子连遗体也没找到,家人只能用干草扎了个人形,入殓。村头大槐树下,村长白酉孩主持了追悼会,安葬了刘天广。
       在李大伯家养了三个月伤后,天广谋算着一是要回趟老家,二是给百姓除害。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李大伯打听到王二狗明天下午要开村民大会,会后要回县给国民党县党部的胡书记长汇报。听到这个消息,天广进行了分析,想出了一条妙计……
       第二天下午村民大会如期举行,王二狗洋洋得意,在台上给村民训话,天广认准了这个脸上有一撮毛的保长。便带了李大伯家的那条叫二黑的狗,悄悄到去县城的必经之道圪岔沟潜伏下来。
       散会后,三黄毛驾着骡子车,拉着王二狗向县城一路狂奔,来到圪岔沟转弯处,天广把二黑放了出去,二黑立刻狂吠着朝骡子车扑去,那骡子忽地受了惊吓,立刻转身狂奔,把车上的倆个人甩出一丈远,说时迟那时快,天广立刻上前按住三黄毛,用匕首割断了他的喉管,王二狗一看事下不对,立刻拔枪,正要向天广开枪,不料却被二黑扑了上去,一个踉跄王二狗仰面摔倒在地,天广立刻上前下了枪,一脚踏在王二狗胸口,低声道,王二狗你草菅人命,坏事干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代表百姓除决你。”“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不知好汉是哪个溜子的?”“你可知道八路军120师的36团!”天广用王二狗的手枪,顶着这家伙的正脑门,“知……”王二狗连“道”字还没说出来,只听得“噗”一声,那声音并不响亮,但很有力,带着复仇的怒火!王二狗的脑袋立刻开了花,脑浆崩裂……,
二黑揺着尾巴在贪婪地吮吸着鲜热的脑浆,天广迅速打扫了战场,回到村里。
       “大伯大娘,我在这里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现在伤也养好了,任务也完成了,我要找部队去!”“孩子你最好先回家一趟吧,今天刘区长说,查了你的名字,是牺牲了,已通知家里了!”。
       “啊?!我牺牲了?不行,我得先回贺东老家一趟。”“大伯大娘,就此告别!”,“吃了饭走吧。”“不了,我得赶路。”正要出大门时,刘区长等一队人马走了过来,李大伯介绍后,刘区长紧紧握着刘天广的手说,“刘同志,你今天为百姓除害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你这可是立大功了,你的军事素质真高呀,”。“谢谢刘区长,这是缴获的手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革命战士应该做到的。”接着天广把缴获的王二狗的勃朗宁手枪双手交给了刘区长。“刘天广同志,为了感谢你为民除害,区上决定,这支枪就奖给你,你路上防身用,那匹套车的大红骡子,我们也牵回来了,也奖励给你,做为你寻找部队工具”“刘区长,真是不好意思,东西用完,我会交给边区人民政府的。”“你的回到了贺东老家,好歹捎个信儿过来!”,李大伯含着泪说,“放心吧,乡亲们再见啦!”刘天广翻身上了骡子,招着手,向大伯道别。接着只听一声“驾!”身后卷起了一阵黄尘……
       天广回到贺东老家,推门进院把妹妹吓了一跳,以为见着鬼了,赶忙叫回父母亲。当听天广说明缘由后,老妈抱着天广放声大哭“儿啊,娘以为你真的牺牲了,你的名字已经刻在烈士碑了!”“我也抱着父母失声痛哭。”天广说。在家住了几天后,从120师游击七大队张政委那里打听到部队的下落,天广就赶紧起身,赶往部队,继续参加解放战争。建国后,刘天广又参加了抗美援朝,后转业在地方工作多年直到离休。“人们称我是“活着的烈士,”我是个忠孝不两全的人啊!”
        刘天广的老伴张静秋老人也感慨万千说道:“我爷爷,我奶奶在这片土地上有很多传奇故事,奶奶陈婉儿文武双全,大胆泼辣,爷爷张天龙侠肝义胆,出生入死,参加义和团、同盟会,敢恨敢爱,是条汉子!是真英雄!从辛亥年跟着孙中山闹革命已经一百一十周年了!我们不能忘记,中华民族不会忘记!”张静秋激动地对刘天广和凤雅道。
        “岁月如梭,一晃百年,沧海桑田,唯一不变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没有共产党哪有老百姓今天的好日子!”刘天广老人激动地说。
        “太爷爷,太奶奶,去年爸爸带着我去北京陶然亭祭拜高君宇和石评梅两位先辈了,公园里矗立着他们的大理石雕像,一对有情人,生未成婚,死而并葬。墓碑上有石评梅刻着的高君宇诗句“我是宝剑,我是火花……”“高石之墓”的墓碑就是一对凛然耸立于天地之间的宝剑啊!我受到了很大的教育。
        通过你们讲的故事,我可以这样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是有雄厚群众基础的,是历史的必然,是人民的选择!”刘凤雅也激动地说。“好孩子,不愧是学生了啊。”二位老人不住地称赞凤雅!
“看看这大河吧,它纳百川而归大海!毫无怨言,孩子,当年是官逼民反,才有义和团,同盟会,辛亥革命,和共产党的建立。现在是共产党在率领老百姓脱贫致富,建设小康社会!共产党成了人民的代表。多少明的对照啊!”张静秋指着大河一字一顿地说道。
老人正说着话,这时孙子刘忠浩专程回来看爷爷奶奶了,刘忠浩一直在部队工作,他的儿子刘凤强从国防大学毕业后,在厦门部队服役,他是去厦门部队上看孩子后,赶来告诉爷爷奶奶的。
        刘忠浩看到凤强在部队刻苦训练的场景,对部队现在现代化的军事科技水平现代化训练器材,一切都是耳目一新之感。他高兴地给老人讲了凤强的成长,讲到了部队的变化和国防的强大。刘天广老人听了很开眼界,并对凤强的表现大加赞赏,高兴地说“这正是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支部队的前身就是三十六他们不愧是三十六团的后代啊!凤强是个好孩子,他的战友们个个都是好样的。告诉凤强要早日加入党组织!”
        凤强送走父亲后,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现在已经是部队的预备党员了!他们驻守在东海,保卫着阔的海疆,军营里到处生龙活虎的青春形象,坚强,顽强,活泼,开朗,学习,训练,是军营的主旋律,生活在部队这个大家庭里,真是无上的光荣!他们把祖国的东大门,这里守得是铜墙铁壁一般,只要上级下令,就能立刻投入战斗,而且胜券在握,不容易啊!我们看了都感到震撼!”刘忠浩爷爷奶奶说。
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着,小院里传来了开心的笑声!……
        大河在这里一路向西无声地流淌着,它納百川而无语,载悲欢而有势,载着所有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兴衰成败,一路向前……
猛地,一转身,向着东海奔涌而去……
 
 
(剧终)
 
写于二〇二一年六月三日

山西保德三千堂
 
 
责任编辑:衡国胜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中国雷锋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9014910号-2 公安备案 14010099436--20003
投稿邮箱:1751015883@qq.com 电话:0351-3957903 15811447044 技术支持中国雷锋网
Top